写在决赛之前

20100712001.jpg

2010年7月12日凌晨1:45分,距离决赛开球还有45分钟。
在这样的时刻,记录一些文字,是希望,在一切尘埃落定之前,还有最终的一丝希望,一丝对于精彩和豪华的最后期待。
德国和乌拉圭的三、四名决赛精彩绝伦,可惜,这一切都取决于压力释放之后的舒展,而非理想的自我救赎。

其实,我们无权去抱怨太多。或许这就是商业社会和市场运作的机制。功利本身,并不能说是一种错误,任何人,在规则之内,都有决定取胜的方式,无论是刻板还是奔放。我们可以鄙视功利,但是这种鄙视很多程度上更像是嵇康压抑中的放荡和阮籍无奈中的落陌,它决定不了社会规律的取向,所以反其道而行之的华丽最终只能导致绚烂的灭亡,而非整个机制的觉醒。
其实,身处这样的一种经济环境,我们每一个个体自身,又何尝不在某种程度上助长了足球商业化的脚步。当我们流连于足球商品,或者迷失于股市房市物价,或者抱怨着足球转播的垄断的时候,我们不也在变相的对足球商业本身做着或多或少的推动或者抉择?
当然,我们更加无法选择玉石俱焚般的决断。这就像把老百姓赶进深山老林的红色高棉,用极端来对待信仰,本身就是对信仰的不尊重,它注定失败。所以,我们无从选择,我们只能面对;而这一切,也非足球本身的错,而是整个历史和社会大环境的因势利导,任何愤怒、呻吟、无奈,都只是东去的黄河水,再奔腾叫嚣,再肆无忌惮,最终也只能压抑着渐渐止息的浪花没入茫茫大海,为时代所淹没。

所以,我们还在继续。在功利的大环境中,期待一种代价昂贵的坚持。克鲁伊夫的愤怒和指责最终没有阻挡荷兰军团昂首向前的脚步,而马拉多纳的固执和倔强拯救不了黯然神伤的阿根廷。
正如你无法决定国家的宏观调控是松是紧一样,你无从要求任何一支球队以丢更少的球取胜抑或进更多的球取胜。也许有人认为我们还依然幸运的拥有一支精灵般起舞的西班牙,但是西班牙可怜的七个进球,让我们很难看到昔日荷兰和阿根廷一般的疯狂。

既然,华丽和奔放基本无法期待,我们只有祈求足球另一种魅力:不可预知的戏剧性。也确实,本届世界杯,估计最津津乐道的,也就是吉安从天堂到地狱的最后一分钟、苏瓦雷斯真诚而又可爱的手球、兰帕德堪比窦娥的无效进球……
尽管,我们总希望在每一个凌晨,在足球场上看到人生的大喜大悲,看到星星们成就一代伟业,看到功亏一篑的英豪们潸然泪下……但是,当足球所让人期待的,只剩下这可怜的偶然与戏剧般的变化的时候,足球它还是原先的那个足球吗?

写到这里,比赛即将开球。收拾心情,尽管不指望荡气回肠,但最好也不要过于平淡无奇;尽管不指望气吞山河,但最好也不要过于过于焦灼沉闷……



[本日志由 bestfuzhi 于 2016-11-27 01:33 PM 更新]
上一篇: 马拉多纳,无关胜负
下一篇: 立秋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2010 世界杯 决赛 南非 足球
相关日志: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524
杜文权[2010-08-08 11:24 AM | | | 60.167.112.123 | del | 取消审核 | 回复回复[沙发] ]
杜文权  博客关闭了,QQ换了,人跑了
新的QQ,504772007
发表评论
你没有权限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