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作文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一篇作文



老师在上课的时候告诉我苏格拉底的名言:“教育是把我们的内心勾引出来的工具和方法。”然后老师给我们布置了一道作文题:一场葬礼。老师当时这么说:“因为我不知道葬礼对于你们,算不算经历过的一种痛苦,所以我需要你们,展示最彻底的所思所想。”
我不知道,我身边的这些同学们有没有真正参加过葬礼,但是无论他们有没有参加过,我想,他们都不会有太多的痛苦。看着他们一个个且肥且胖的身形,再看看我自己,我不由得也想起苏格拉底的名言:“别人为食而生存,我为生存而食。”我不敢妄断我身边的这些纨绔子弟们的无知,但我依旧不由自主的想象出他们一个个穿着可爱的黑色礼服出现在葬礼上的场景。当然,他们也会经历小小的痛苦,但这些痛苦于他们而言,无非就是身边少了一个给他们买电动汽车、游戏机、巧克力或者布娃娃的至亲而已。虽然,不应该如此贬低他们的无知,因为我知道,我也并没有比他们深刻多少,但是,至少我自知无知(苏格拉底),我还知道蒙田说过:“存在着两种不同类型的无知,粗浅的无知存在于知识之前,博学的无知存在于知识之后。”即使自己的无知并不属于后一种,但我想我也比前一种强一点。

知识归根结底由经验而来(洛克)。所以我开始认真地回忆起我所经历的那场外祖父葬礼的所有细节。就葬礼本身赋予的悲伤和痛苦而言,我并不想就此展开我的作文。我看到了母亲为我扎领结时眼睛里闪动的泪花,却看见我的父亲在忙着打电话商量葬礼之后的朋友们每周一次的酒会。外祖母的神色在她的又厚又大的魔镜下显得格外神秘,以至于我丝毫无法读懂她的喜忧。仅仅简单地就外界赋予的感官而言,我感受不到忧伤和痛苦。相反,我在我的眼中看到了洁白的花簇,笔挺的礼服,和头发花白的慈眉善目的牧师。我想起帕斯卡说过:“人生的本质在于运动,安谧宁静就是死亡。”由此,我甚至有一种错觉,错了缓慢的发言的牧师之外,也许我们都将陪着外祖父一同死去。于是有些百无聊赖。我开始倾听牧师的客观公正的致辞,我开始以为自己在听一场外祖父的表彰会,充满了敬佩、尊重,除了向往。马基雅维利说过:“目的总是为手段辩解。”就活着的人而言,的确是的,而对于盖棺定论的死者而言,何尝不是呢。

查看更多...

Tags: 哲学 作文 苏格拉底

分类:Phantasy° 空想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7537